当前位置:主页 > 塑料助剂 >

剑侠情缘网络版叁同人剧情小说之第一集

发布日期:2022-04-13 06:44   来源:未知   阅读:

  正是秋季,稻香四溢,韵满浓重的香气下,有一丝不和谐的味道,正酝酿着,然后在无人注意的时刻,就会掀起狂澜,将一切平和宁静都破灭……“稻香村数十年已安详平和,如今十二连环坞忽又来势汹汹,可如何是好啊?”已是一头白发的村长刘洋摇了摇头,轻叹道,话里却是无尽的唏嘘。“大不了跟他们拼了!”这肌肉虬结,虎背熊腰的粗莽大汉正是村里的民兵队长王大石,他向来都是急躁性子,不做多想,脱口而出道。“此事不可莽撞。”一个披散黑发,玉面英朗的少年男子却不同意,他漆黑的眼眸里,不知道看到些什么,“十二连环坞绝非等闲之辈,眼下还不知道他们所来为何,若是惹恼了他们,只怕稻香村会有灭顶之灾!”“哼,都似你般畏首畏脚,所以稻香村才会被他们慢慢蚕食,还害死了阮家小荷,我看你这来历不明的家伙,就是他们的卧底!”王大石一向留不住话,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也不管别人的感受。“王大石,不要胡说。”刘洋皱起了眉头,阻止了王大石的胡说。但王大石的话也提醒了他,他想起了多年前的一件事。刘洋年少时正逢十二连环坞初兴,稻香村受其压迫,年年需向其进贡。而某年却突逢重灾,村中歉收无力上贡。刘洋父子就因此被绑至山寨,差一分就被大火烧死,他最终留下性命,却是因为一个人!巴蜀之地向来神秘,连中原武林都知之甚少,但却有一位人物江湖皆知,正是江湖从有史以来唯一的一位武林盟主,也是昔年初唐四杰之一梁翠玉的儿子,唐门最富盛名的门主——唐简!稻香村中有些辈分的人,都还记得那个如同山一般的背影,他站在村口,正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所有的山贼都被他拦在外面,并以此保护了稻香村数十年安康。多年后,唐简和刘大海带回了仍在幼年的陈商夫妻,之后重伤之身的唐简为了昔日一诺,自身坠崖,却救得李复母子,最后销声匿迹,江湖不现。唐简多半无幸,江湖中也认定这位仁义无双的盟主离世,刘洋感于他昔日对稻香村和自己的恩情,而村民又对唐简视若神明,是以村民在后山大举兴建大侠墓,并将唐简的遗物放入墓中。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刘洋对这个唐简昔日救下,危难之中突然造访稻香村的李复有十分信任,还处处在对他有所怀疑的陈商和王大石面前维护他。刘洋已隐约感觉,这次十二连环坞大举进攻就是数年前身死的唐简在稻香村留有遗物的事情被传了出去。他沉吟良久,终于还是没有将这个猜测说出来,毕竟这是唐大侠的遗物,若是从稻香村出去,江湖中还不知将掀起怎样的巨浪,何况如今十二连环坞仅仅只是围村,尚未真正进攻,多半是还未确认,若是自己就将此事揭露出去,只怕不消多时山贼就攻进来了。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这边刘洋等人还在商议,另一边,耐不住寂寞,又想寻些主意是以偷偷出村的李夜却无意中见识了一场当世高手罕为人知的争斗。凌空于水面的两人看来都似不愿暴露自己的面目,蒙得严严实实地,只是左首持剑的蒙面人看来有些年纪,斗篷薄纱下虽着了面具,但却没遮住苍灰白须,而另一边则看不出一点身份,拿着一柄奇形兵器。两人的武功看来似在伯仲之间,剑气势澎湃,真气浩荡,而奇形兵器灵巧非常,阴险无比,双兵相交,两人一触而分,右首蒙面人转瞬间已经运起劲气,氤氲紫色雾气满溢身周,接着就将那奇形兵器猛地掷出!左首老者不惊不慌,一声厉咤,身边立时出现无数柄长剑,接着一并向着对方轰了过去!烟尘散尽,老者头上的斗篷已经不见了踪影,略有些痛苦的神色表明方才一击他也受了些许内伤,但右首蒙面人已是倒地不起,生死不知。李夜直叹这两人武艺之高,却突然听到有些苍老的声音——转瞬间,那老者竟已到了他的面前!李夜接过老者递来的书,却是一本秘籍,秘籍上写着“空冥诀”三字,他见识不多,但素有称侠之愿,义气之心,这老者既信任自己,他自然不会拒绝此刻所托,点了点头,就接过了这本秘籍。他只看了一眼这秘籍,再抬头时却已看不到老者的身影,他也不多想,立时就揣着秘籍往稻香村跑去。“哼!哪里走!”眼看远处就是稻香村庄,李夜却听到身后一声冷哼,他转身一看,却见到一个凶神恶煞的巨汉正向他奔来!李夜虽不知这巨汉究竟是何身份,但眼下稻香村正受山贼围困,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人,他哪敢停步,甚至连看也不敢看身后,转回身子就是拼命狂奔!“看招!”那巨汉却不打算放过他,大喝一声,已将手中的巨大木柱一下掷了过来!李夜虽不知身后是什么东西,但飒飒风响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他下意识就想侧向躲开,但那木柱来势汹涌,竟根本避不开,只听到砰的一声,李夜感觉背脊一阵剧痛,人已被打得翻了一个跟头,身上也是各处疼痛!“哈哈,空冥诀是我的了!”那巨汉须臾间已经赶上了他,重又将巨柱拿回手中,大笑一声,手中巨柱径直就往李夜面门砸来!“铿!”李夜正大惊失色,却看见一柄细若的长剑格在了他与那巨柱之间,竟就挡下了巨柱,之后一只细嫩的手猛然拍在大笑巨汉的胸腹之间,一下之间竟就将他击飞了出去!李夜抬头,却只看到一个黑发飘扬的少年,他将长剑归鞘,直视着巨汉道:“董龙,若再往前一步,死!”劫后余生,李夜心神一放松,却是再也撑不住,也不知之后发生了什么,立时人事不省了。“啊,你终于醒了。”李夜睁开双眼,入目就是一张娇俏的女子面庞,柳叶眉,闪烁着星光的眼眸,正是村里的阿诛。“你怎么去招惹了外头的山贼老大,要不是李复救了你,你可就没命了。”阿诛快人快语,劈头就道,“还多亏了陈大夫和唐简大侠留下的药,不然你也活不过来。”“呃,我也吓死了。”李夜朝着虽然埋怨,却还是关心他的阿诛笑了笑,却没有将空冥诀的事情告诉阿诛,他总觉得那老者托付给他的事情,他不能随随便便告诉别人。李夜还想多寒暄几句,一个少年一脸烦躁地对李夜道:“你醒了就快点去找刘大海师父,跟诛儿在干吗呀。”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一直喜欢阿诛的阳宝,他偏偏又喜欢充大哥,非得别人叫他阳宝哥,李夜知道他这是吃醋了,嘻嘻笑道:“好了,我不烦着你家阿诛了,我这就去找刘师父。”刘大海年轻时曾因天生神力被振远镖局聘为趟子手,一次走镖过程中被山贼袭击,仅余他一条性命,所幸他被唐简唐大侠所救,后来唐简被人陷害,又几次重伤乃至最后坠入山崖,刘大海一直都忠心跟随唐简左右,辗转流落到稻香村之后,又处处照顾被唐简救下的陈商夫妻,这些年,刘大海收留孤儿,教授村中年轻人武学,也多少遏制了十二连环坞对稻香村的侵害,所以村里的年轻人都尊称他一声刘师父。刘大海喜欢待在唐简故居附近纪念对他有救命之恩的唐大侠,所以李夜很快就找到了他。“你醒了啊,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刘大海生性爽朗,看到李夜,也知道他死里还生,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唉哟。”李夜痛得呲牙咧嘴,倒不是他伤势未好,而是这五大三粗的师父手劲实在大了些,他苦笑道:“本来好得差不多了,被师父这么一拍,看来是好不了了。”“就你小子最贫!”刘大海也听出李夜是在开玩笑,拍了拍李夜的脑袋,这才认真道:“最近村里村外不安宁,你也要小心点啊。”“知道就好。”刘大海接着道,“那边陈大夫好像有什么事,既然你恢复了,那就去看看,习武之人,就要多些担当。”“嗯。”李夜方想过去,却又想起了什么,问道:“刘师父,那李复可靠吗?”刘大海轻叹了一口气道:“李复是唐大侠舍命相救之人,我肯定信任他,只是他的行为是有些古怪,我虽信他,但陈商和王大石心里却有别的想法,只怕要生出什么事来。”想了想,他又补充道:“眼下稻香村大劫将至,李复颇有见识,我总感觉成败胜负,多半只能寄托在他身上了。”李复点了点头,他也知道其中的道理,也就不再多问,眼下自然是能多为村中做些事为要了。“耶,李夜,你好了吗?”正走着,李夜突然听到一声呼唤,他注目看去,却是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女子双眉微扬,晶莹剔透的脸上嵌着一双闪烁精致的眸子,娇俏的鼻子下面则是一张樱桃小口,她笑容满面,冲着李夜摆了摆手。李夜认识她,她是江湖赫赫有名的万花谷中人,唤作蒹落,只是尚未入门,随着紫晴姑娘来稻香村帮忙的。初时见面,方为少年的李夜就被这个别于村内女孩的人儿吸引了,曾带着她游览稻香村中桃源般的安详美景,情窦初开,未免情愫暗生,此刻劫后再见,他也是别样欢欣,立刻三步作两步朝着蒹落跑去。“你这是要去哪啊?”蒹落嘻嘻笑道,稻香村中虽有外患,但人之感情,本就非世事所能阻挡的,所以少年仍旧能笑颜动人,这也是人之所以一代一代活下来的缘故吧。“陈大夫那边似乎有些麻烦,我正准备去看看呢。”李夜挠了挠头发,在蒹落面前,他总有些不自在,却并非因为害怕与羞涩。“咱们一起去吧,紫晴师姐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也没什么我能插手的地方。”蒹落灿若夏花的笑容又现,歪了歪脑袋。“好啊。”李夜面上并无多少表示,心里却不知多少兴奋,只恨不得牵过蒹落的手,不过男女授受不亲他还是知道了,所以只是点了点头,带着蒹落往陈商的位置走去。陈商年纪其实并不大,但却蓄了长长的胡子,又因人生际遇变故染白了长须,让人看来似乎已入暮年。此时此刻,他的白眉深皱,一生蹉跎的他仍旧放不下思虑之心,稻香村既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又是昔年蒙恩人唐简保护的地方,所以他为这次十二连环坞的大举进攻伤透了脑筋,也因此对一些异常颇有些怀疑,这异常自然也包括恰如其是在此时造访稻香村的李复。李夜深知这个颇具老相的人爱村之心,语中也多了几分尊重:“陈大夫,你怎么了,有什么麻烦事吗?”陈商听到李夜的话,这才舒展开眉头,只是语气仍是十分凝重:“现下稻香村大劫在即,那不孝的张大眼在村中四下招罗那些平日里游手好闲的混混,他似乎好像跟外头的山贼搭上线了,似乎有什么阴谋。你身负武功,既然有空,就快去审审他,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世间总多悲欢,就连数十年如同世外桃源的稻香村中也有一些人被命运无情地玩弄。陈商口中的张大眼的父亲,就是这可怜的人,他壮年时也不知遭了什么害,一夜之间突然就发了疯,抛下妻子儿子,整日在村里游荡。他的妻子又要照顾疯癫不知事的他,又要顾虑当时尚幼的张大眼,虽然吃食上得了四邻的帮助,但精神上终于承受不住,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究竟是死是活。张大眼一开始也并非如今村里人认为的不孝,但有一个疯子父亲,谁也不明白他的痛楚,慢慢地,他就走到了邪路上,还带坏了好些年轻人,一群人在村中游荡,寻些是非,村里人见张大眼可怜,也并不太难为他,哪里知道山贼大举围村之后,他竟然还去投靠了村外的山贼……蒹落听李夜说了张大眼的事,也不知为何,莫名就红了眼睛,喃喃着道:“我以前听别人说,‘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却直到如今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庙建了有些年头,早已破败,晴不蔽日,雨难避水,张大眼带着的村中混混们却就喜欢待在这里。“你是哪个,找老子什么事,信不信老子一刀砍死你?”张大眼瞪着他那铜铃大的双眼,凶神恶煞地冲着李夜喝道,但从语气和动作,却的确可以看出这张大眼有些懵痴。“我是董老大派来的,董老大要问问你吩咐你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李夜佯作嚣张之势,拍了拍张大眼的肩膀。“哦哦,董三爷交待我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请董老大,咦!等等,是董三爷吩咐我的,怎么是董老大派人来问……”话说到一半,张大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喝道,“你不是董老大的人!快说你是谁?”“哼!你这稻香村的叛徒!还不快快交待,你到底做了什么事?”李夜见事情败露,所幸不再伪装,斥责道。

环球塑化是塑化产业价值链服务平台,是塑料原料、塑料助剂、塑料机械设备、塑料制品、PVC塑料网上贸易专业门户,是专业提供资讯、技术资料、塑料展会的塑料化工行业B2B电子商务平台、以及ABS,PP,PE,EVA,PVC塑料网上贸易市场